何时

何时
在我的王国
暴雨撕碎了土地
溃散了大山
可撑起了河床上搁浅的船

何时
我的族人
不再膜拜我
而是去相信土地和麦田

何时
我的爱人
狂恋上了河畔的金柳
并在一个黎明远走

何时
我与希望的私生子
遗落在了瓦尔登湖胖
最终绕过好望角
成长在拉萨的宫殿

何时
我会伏在祖先的坟前
祈求他给我重现往昔
并预示未来

何时
在我的家园
围上了黄色的篱笆
盖上了绛色的瓦片
还点亮着
等候归人的灯盏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