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夜

为什么
黑色告诉我这是夜
我再也看不到
风的面庞与春的笑靥
一只踏进沼泽的羔羊
不回头地走向前边
前边是失去理智的深渊
吞食了蒲公英的孩子与草的母亲
在黑色的梦里走
心的手摸着路
手指颤抖在夏叶的肩头
河水亲吻的声音啊
把花的甜蜜带走
为何
没有颜色的眼睛
会梦见七彩——是夜来香把香味放到了心头
有时也路过太阳的窗口
窥见它沐浴的身姿在夜暮后闪动
我迟疑地叩响它的门扉 却终未进入
我失神远走 回头看见它的色彩
悄悄泄入另一片乐土
虫儿在用足音行走
它清脆地撕裂着 一块思想的棉布
嘶地一下 碎了
碎了 成了夜的埃土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